鄧珞華:二十七載圖情依舊

素有“江城”之稱的湖北省武漢市,巧奪天工地造就了天塹通途的龜蛇二山,黃鶴一去不復返的千年名樓,滾滾萬里的長江水,甘美怡人的武昌魚這樣一幅人間絕境。然,武漢市更有一個“千湖之城”的美譽。她不僅擁有敢與西湖媲美的東湖天然美景,還擁有臨水而立的秀美珞珈山,更擁有依山而建的武漢大學。這里美不勝收的湖光山色正映襯了這所百年學府的雋永靈秀,也正陶冶了每一位珞珈人,湖北省高校圖工委秘書長鄧珞華就出生并長期工作在這里。


二十七載圖情依舊

1968年,鄧珞華高中畢業,20歲的他響應那個時代的號召,上山下鄉插了隊。在農村,他先是種了三年的田,接著又燒了兩年的窯,然后還教了兩年的書。就這樣,正值青春的七年混合著濃濃的泥土的氣息悄悄地過去了。1975年,當鄧珞華27歲的時候,任職于武漢大學圖書館的母親退休了,這才終于給了他一個返城的機會,頂替母親進了武漢大學圖書館,在流通部主要負責二次文獻及讀者宣傳方面的工作。1982年,他從武漢大學圖書館系畢業,獲得本科學歷,又回到了圖書館,逐步鍛煉成為武漢大學圖書館的骨干和領導。1985年,37歲的鄧珞華被提為參考閱覽部的主任;1986年,鄧珞華被破格授予副高職稱;1993年起,鄧珞華擔任武漢大學圖書館副館長。2000年1月份,鄧珞華還在美國匹茲堡大學做訪問學者的時候,就被任命為湖北省高校圖工委秘書長。

直到今天,鄧珞華在圖書情報業已經工作了27年,正是他在這個世界的一半歲月,他整整經歷了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圖書情報事業抓住機遇、開拓進取、與時俱進的全部歷程。提起圖書館這20多年來的巨變,鄧珞華感慨萬端。計算機、網絡技術的日新月異,為進退維谷的中國圖書情報業在困境中找到了前進和發展的真正出路,并以加速度的態勢用較短的時間大大地縮短了與世界先進國家的差距。在美國匹茲堡大學擔任訪問學者的一年里,讓鄧珞華倍感欣慰的就是這一點。

匹茲堡大學圖書館的訪問學者

鄧珞華是1999年9月份被派到美國匹茲堡大學圖書館擔任圖書館學訪問學者的。在那里,他參加了該館的OCLC網上中文圖書編目工作,抽空還不忘到該校圖書情報學院聽聽課,并完成了兩個課題的研究,分別是“情報檢索的數學模型”和“圖書館的管理”。抓住這次采訪的難得機會,我請鄧珞華詳細介紹一下國外先進圖書館的概況,并從硬件、管理、服務等方面做了客觀的比較。

首先是在硬件方面,與國外高校圖書館相比,我國高校圖書館擁有基本相同的自動化手段,我們較之缺乏的是網上中文信息資源,國外高校圖書館擁有豐富全面的網絡資源,而且檔次也要更高一些。這一點另我們稍感欣慰。

可在服務觀念方面,國外高校圖書館就比我們要開放很多,反差強烈的就是對于服務宗旨的理解和執行。雖然,我國高校圖書館和國外高校圖書館篤信的一條宗旨都是“讀者第一,服務至上”,但是在實際執行中,卻有著非常大的差距。在國外的圖書館,我們處處都能夠深刻體會到“讀者第一,服務至上”的宗旨。參考館員對讀者的服務可以說是細致入微,讀者需要什么,他就幫助查找什么,而且態度非常好。如果找不到,就會感到很內疚、很慚愧;如果找到了,就會很開心、很高興。西方社會的服務行業都是這樣,方便讀者、方便客戶是他們一貫堅持不懈的作風。并且,美國、歐洲這些先進的圖書館內,很少有收費服務,而且即使收費,費用也很低廉。任何人不需要任何證件都可以到圖書館看書,借書只需花很少的錢辦理借書證即可。如果是本校范圍內的,辦理借書證也是免費的。這里所有的措施對讀者來講都非常方便。

文獻布局和部門設置都是大開間,布局簡單,一目了然,沒有隔間,館員們就坐在大廳為讀者解答問題。在圖書館工作了這么多年,鄧珞華切身感到,與國外圖書館相比,我國的“讀者第一,服務至上”在執行起來就要差很多。特別是當讀者方便與管理方便發生矛盾時,我們往往舍讀者方便而取管理方便。比如在是否開架的問題上,我國在50年代的雜志上就開始討論開架好還是閉架好,歸根結底,開架有利于讀者,閉架有利于管理。于是直到九十年代,我國才基本認同了大開架,在高校圖書館才普遍實行了大開架。這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在服務態度方面,比起國外圖書館,我們也顯得被動得多?,F在我國許多圖書館都采取了強制性措施,如果工作人員與讀者發生爭吵,不論有理無理,都要被扣除當月獎金。

就我國高校圖書館和國外高校圖書館在管理方面的研究對比,鄧珞華還專門撰寫了一篇題為《中美高校圖書館管理的比較》的文章,發表在《大學圖書館學報》2002年的第1期上。

獨特的湖北模式

最近幾年,地區資源共建共享呼聲頗高,圖情單位共建共享意識大為加強。不少行業協會在共建共享問題上開展了一系列的工作,其中最有影響的是CALIS和高校圖工委系統。在圖工委系統中,共建共享方面取得重大進展的地區有江蘇、天津、上海、湖北、重慶地區等地。

總結這些地區的做法和經驗,大致可以歸納成幾種模式:①江蘇模式,天津也屬此類。②上海模式。③湖北模式。④重慶模式。其中,江蘇模式和上海模式都有政府在財力上的支持,教育廳都有若干撥款。湖北模式和重慶模式沒有教育廳撥款。

而湖北模式就是鄧珞華和湖北省高校圖工委和湖北地區高校圖書館的一大創舉,有力地推動了湖北地區文獻資源建設的進程,并為其他地區的共建共享工作提供了有益的借鑒。

2001年5、6月份,湖北省高校圖工委開始與重慶維普接觸。對于重慶維普當時的情況,圖工委掌握的比較充分。而鄧珞華正是抓住了這一時機,抓住了維普公司希望通過集體采購節約市場成本、迅速占領市場的心理預期,以100萬元全省買斷的價格,僅用了1個多月的時間就結束了談判,于去年7月份簽定了正式協議。

由于沒有撥款,不少圖書館經費緊張,又一時拿不出現錢,而廠商又希望集體采購量能夠達到一定額度。鄧珞華創造性地采取了若干圖書館先行墊付買斷全省使用權,其他圖書館以后將墊付的款項補上的模式。從而大大加快了集體采購的進程,用戶和廠商都很滿意。

在談判過程中,鄧珞華還以自己的親身經歷總結出一個道理,那就是,由于各個圖書館經常都是站在各自的角度考慮問題,難免出現分歧和偏頗,想要滿足所有圖書館的意見是不可能的。因此,圖工委要根據大多數館的意見、重要圖書館的意見,拿出統一的方案。最近,圖書數據庫市場競爭日益激烈,清華同方又正式宣布用三年的時間,將國內出版的全部圖書數字化。于是,鄧珞華又及時抓住這一有利時機,帶領湖北省高校圖工委與北京書生公司也基本談妥了數字圖書的集體采購,條件也相當的優厚。

在數據庫的集體采購上,無論是國內數據庫,還是國外數據庫,鄧珞華都積極運作。為的是充分利用現有的網絡優勢,盡快擴充高校圖書館網上信息資源儲備,補上落后于國外先進圖書館的這一課。對于一些比較昂貴的外文數據庫,湖北省高校圖工委的做法是,由中心館武漢大學圖書館和華中科技大學圖書館出面購買后,為其他院校提供網上文獻傳遞和查詢服務。我們看到,在積極組織全省高校圖書館共同以有限的資金合理擴充資源方面,鄧珞華秘書長與他所領導的湖北省高校圖工委做了大量有意義的工作。

未來之路

2000年1月份,鄧珞華還在美國的時候就接受了“湖北省高校圖工委秘書長”的任命。半年后的7月份,鄧珞華回國,正式走馬上任。

采訪中,鄧珞華對圖書情報事業投入的那份熱情溢于言表。談到當館長與當秘書長的不同感觸,鄧珞華坦誠地說,他更喜歡現在的工作,在他看來,自己的個性和特點更適合現在的工作。為此,他還主動辭去了武漢大學圖書館副館長的職務,專心從事圖工委的工作。

采訪的最后,我很想了解鄧珞華秘書長對湖北省高校圖工委今后工作的設想和打算。他爽直地介紹說,湖北省高校圖工委制定了六五規劃的目標,希望分三步走,逐步建成湖北省高校文獻保障的框架。具體來說,一要按照國際國內通用標準,配備交較好的網絡條件,安裝標準的自動化軟件,使所屬高校圖書館都能夠參加網上共享,整體實現自動化管理。二是建立起一整套管理體制,核心就是集團購買體制。要仿照CALIS中心設置建立起領導體制,并在全省設立10個文獻中心,分工協作,采取各種有效的方式,統一實現集團購買。

對湖北省高校圖工委秘書長鄧珞華采訪終在意猶未盡中結束。交談中,他不時的幽默和談笑風生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為鄧珞華先生雖年過半百仍心情豪邁、信心百倍地投身在我國圖書情報事業而折服,并衷心地祝愿鄧珞華先生在湖北省高校圖工委的各項工作和建設中繼續創出更多更耀眼的輝煌!


上一篇:代根興:孜孜以求理論與實踐的完美契合
下一篇:向世界級城市圖書館邁進——訪上海圖書館館長吳建中教授